|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我的读书生活

文章来源:山西晋城煤业集团凤凰山矿 作者:赵警红 时间:2018年05月08日 字体:

小时候家里并没有什么书读,我就是在农村的田地里疯长起来的孩子。每天放学后第一件事绝对不是做作业而是放下书包就背上竹筐去地里割猪草。除了帮家里干活是必须的,至于学习、读书那只是干活之余的放松。再说了,家里除了哥哥姐姐的课本以外就难得有什么可读或能读的东西了。刚上小学时,每当发下新书,最先翻完的必然是语文课本,因为每一篇课文都是一个小故事。而后漫长的一个学期就那么一点内容根本满足不了我对故事的渴望。不管课后老师做不做要求,我是每篇课文都必熟练地背诵的。有一次哥哥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本童话书,他看的时候不让我们一起跟他看,看完后包在衣服里锁在衣柜里。我想尽办法弄开了衣柜,入迷而贪婪地读着里面的故事,完全忘记了周围的一切,直到后来被哥哥发现,一把夺走,后来我再也没见过那本书,只清楚地记得看完了灰姑娘那一篇,直到现在我都觉得遗憾。就这样,初中到高中之间我基本上没有读过课本以外的书,我的精神世界也就这么空落落地没有着落。直到上了大学,那才真是有大把大把的时间看书了,当然更有了充足的资源。

最是喜欢《平凡的世界》。我觉得自己有点像里面的侯玉英,身体有点缺陷,内心有点自卑,有点抱怨,有那么一点嫉妒别人的健康,甚至还有一点说不清的不招人待见的东西。只是她比我家境好,比我胆子大。尽管我和侯玉英有着相似的外表,但我对她是排斥的,反感的,透过她,我对自己有了一种反省,一种觉悟。我认为自己绝不要做一个她那样的人,不管身体是怎样的,我觉得一个人的心必须是健全的,完整的,友善的。我甚至都有点埋怨作者为什么对侯玉英如此不公平,把她描述成那样一个不受人欢迎的人?难道作者也对身体残疾的人有一种偏见?不过这一点点的失望并不影响我对整本书的喜爱。不管怎么说,里面的孙少平深深地吸引着我,我觉得他就是那个梦想中的自己——自强,坚韧,善良。不管外界如何,内心执着,精神坚毅,不断上进,是一个响当当的可以傲立于天地之间的挺拔的人。用时下时髦的话说,他浑身充满了正能量,散发着一种让人想要靠近、模仿的魅力,那种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当时我正上大二,心里有着和侯玉英一样极度的自卑,不止因为身体,当然也因为家境。入学报到时,我是穿着最为过时的一个人,脚上穿着自己纳的千层底布鞋,身上是嫂子给我裁剪制成的有点不太合身的衣裤,布料质量不好,批丝,也叫扒缝,穿不了多久,裤缝就会裂开,好像烂了一样,为了防止这样,嫂子又在里面给我垫了一层布,而后在外面用明线再缝住。长相与穿着这两点的结合让我一下子成了一个不管走到哪里都备受注目的人,而我则在那种目光下更觉得自惭形秽。走进大学非但没有让我找到天堂的感觉,反而将我推向更加自卑的地狱。但读了《平凡的世界》以后,一切都不一样了,一想起贫穷窘迫的孙少平积极进取的劲头,内心就如注入了一股强大的暖流,激励自己也执着地奋斗。而后,不再纠缠于自己的长相和家境,那些曾经让自己消沉的东西全部转化为上进的动力,读书范围扩大,学习成绩稳步提升。有时当我走在穿着入时的同学当中,心底竟会莫名地升起一种自豪,我觉得自己在精神上是比他们都强大而高贵的。我不知道这是一种病态的自我安慰,还是一种在心里渴望要和他们平等的扭曲,但直到现在那种感觉依然清晰。

《平凡的世界》让我内心变得强大,给了我一直前进的精神力量。有时如父母一样抚慰着内心,有时如老师一样关怀激励着内心,更多的时候如不离身的挚友,伴着我每天的生活,每到我情绪低迷时便会挺身而出,拉着我走到坦途,每当我为一点点小成绩而大喜过望时,她便会在我的头顶棒喝一声提醒我把心沉下去……而后读书渐渐成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我也觉得徜徉在书海里是如此地幸福,让人感恩让人阳光,让人优雅让人幸福。读着各种各样的书籍,接受着各种营养的滋补,时时自警自省,不断修正着自己的生活,毕业、工作、恋爱、结婚、生子,这一连串的、在以前我想想都费劲的事项都如流水线般顺利地完成了。

女儿出世后,我虽没有刻意要把女儿培养成什么样的人,但各样的书给女儿买了不少。在我的意识里,我坚定地认为只要爱上读书,她的一生就会是幸福的。所以平时总在有意无意地用书来熏陶她,从两岁时坚持给她讲故事,直到她上了小学能自己读懂为止,所以现在女儿也是一个小书迷。每次回老家,我给孩子们带的礼物大多也是书。而我们家的幸福时光就是每晚饭后的读书时间,我们称之为“悦读时光”。那次参加家长会,女儿的英语老师就每个孩子的不足说了一下如何提高学习成绩的事。前两次她都这样问,XXX的家长在吗?唯独我,她是这样问的,你是不是晨曦(女儿的名字)的妈妈?另外一位家长好奇地问道,你怎么知道她是王晨曦的妈妈?英语老师回答说感觉我和女儿一样身上有一种书卷气。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夸奖我,心里真是无比舒畅。

后来读到这样一段文字:人不能决定你的外表,但可以决定你的精神长相,也就是气质一类的东西。还有一种说法是三十岁之前的长相由父母决定,三十岁之后的长相由自己决定。天生的缺憾已不可更改,但我渴望让书香化作的脂粉由内向外来装饰我的整个身躯。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皇冠手机地址 皇冠手机管理网址 皇冠官网手机版网址 皇冠官网6605 皇冠官网手机版13808 皇冠官网客户端 澳门葡京娱乐平台 葡京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