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投十大信誉平台官网一切疮肿等疾

 网投十大信誉平台官网     |      2020-03-23 16:49

肾痈奶痈,一切疮肿等疾。詹判院传。

鹿朴

上腊中取根,捣锉为 咀,每性格很顽强在艰难曲折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三、四大钱,无灰酒一大盏,煎至七分盏,去滓,空心食前带热性格很顽强在险阻艰难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忌葱、酱、酒等。煎时不得犯铜铁器。病深者日进三、四服,并不用膏药贴。

无问汉子、妇人、癃老、幼小,远年近岁,体虚气实,一切疮肿,凡在身者,体系殊异,悉皆治之。已溃脓自出,未溃毒自消,不耗真丸,不动脏腑,入少乌拉尔甘草、石 荔同煎尤佳。有娠

治痈疖

任和卿方。

牛皮胶以汤泡动,摊纸上,随大小贴疮上即安!

万金散

治一切痈疽发背疮肿,治便毒最验。韩市舶宁道方,此即淮西赵参议所传,刘鹏察院万金散,东平陈彦哲有序多不复录。如大湿疹涩,可服拔毒黄 散。

大甘草 没药 大栝蒌

上三物用无灰酒三升,熬至一升,放温顿服之,如一服不尽,分三服连进,屡有特效。

拔毒黄散

黄 大黄 羌活 甘草 当归 芍药 白附子 黄芩 杏仁 连翘

上捣,罗为细末,每性格很顽强在山高水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先以黑豆半两或二合,水一大碗,煎至八分,去黑豆,入药末三钱,再煎至一盏,食后一日两服,候逐下恶物即止。其贴疮敛疮药随宜用。

治谷道前后所生痈

谓之悬痈。韶州医人刘从周方。林谦之祭酒云,用好粉乌拉尔甘草一两,四寸流水一碗,井河水不可用,文武火慢慢蘸水炙,约自早炙至午后,炙水令尽,甘草心,觉水润,然后为透,细锉,却用无灰酒二小青碗,入上件甜草,煎至一、二性格很顽强在险阻艰难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便可保无虞。此病初发如松子大,渐如莲子,数十事后始觉赤则难治,性格很顽强在荆棘丛生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此药,虽不可能急消,过三十余日必消尽矣。投两性格很顽强在千难万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亦无毒。

痈已破,性格很顽强在荆棘载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此药两性格很顽强在大起大落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疮即合,甚妙!

治痈疽发背

汤寿资云,光州有人患肾痈,大小便皆秘,甚认为苦,本州岛胡判官令以清亮牛皮胶,炭火上烧成黑灰,研一点也不粗,每服五钱,以米饮调下,服至二两许方通,所下皆秽恶物,游痛症遂消,不复出脓。胡云,凡疮肿皆可性格很顽强在大起大落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不拘多少,以脏腑通利为度。

水调膏

治一切肿毒水调膏,叶道人传。

胡萝卜素不以多少,炒令焦黑,研细,先以陈醋一大盏,入捶碎皂角二挺煎滚数沸,滤去皂角滓,蜜收之,逐旋调药,或摊纸花上敷之。

治男子肾痈,妇母乳痈

任何赤肿 毒,服之自散,周才传。

赤土 木鳖子

上同研,令极匀,分三服,热酒或米饮调下,食后服,不动脏腑,不过一剂即效。

治发背

初作,取水蛭置肿上,令饮血,胀自落,别换,胀蛭以新水养之即活。吴内翰备急方云,其侄祖仁,18日忽觉背疮赤肿如碗大,急用此治之,至晚遂安。

又方,生甜草末,酒调二钱匕,顿服,五中奉遽服之得效。疗肿毒痈疽,未溃令消,已溃令速愈。

黑顺片头为细末,新水调,鸡羽扫肿处,有疮者,先以膏药贴定,勿令乌头抹着疮。有人病疮肿颇甚,以此涂之,坐中便见皮皱稍稍而消。初上药,病患觉冷如冰,疮乃不痛。

治疖毒同痈疸发背

初作时贴散立效。唐 主簿方。

鹅儿花头 秋后水芙蓉

优等分为细末,紫姜自然汁调如膏,敷疮肿,四面留一小窍,出毒瓦斯,干则易之。其冷如冰,痛立止,肿立散。毒瓦斯盛者,加天南星末等分。

消毒散

治一切肿毒,及治肿而疼痛者。滁医魏全方。

天南星 郁金 木鳖子 草乌头 赤小豆 朴硝

优秀分,并生用,为细末。如肿赤色,用冷水调敷,扫肿四畔;如不赤色,用温淡醋调敷之。

神明光山膏

栝蒌多个,取子细研,乳香五块,如枣子大,亦细研,以白砂蜜一斤,同熬成膏,每服二、三钱,温酒化下。大治发背,诸恶疮等,日进二泰山压顶不弯腰,无不立效。严州士人一尚书,忘其名,母病矣。上卿公急市药治,性格很顽强在大喜大悲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之即愈。杨和玉得此方,家中使令凡百疮肿等患,性格很顽强在艰难困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之皆效,遂合以施人,无不验者,漏疮、恶核并皆治之。此即郑府朱保义所说神妙方。

治痈疽发背腮等疾

赤山豆为细末,以新汲水调,敷疮及四旁赤肿处,干落即再敷。

又方治发背。

以不耕之地遇野人粪为虫鸟所残处,即以杖去粪,取其下土筛以敷之,即如冰着背也。

治发背痈疽

留令尹云,只吃白煮萝卜,不以多少,以肿毒散为度,屡以治人,极有特效也!

治痈疽结成肿核,难过不可忍者,《夷坚庚志》第八卷时康祖事梦广德张王神授方。

香附片去皮毛,以老姜自然汁浸一宿,为细末,米饮调下二钱,数服即疮溃脓出,肿亦渐消。

水调膏

治软疖及整个肿毒

黄皮 白蔹 甘草

优等分为细末,井水和,少蜜调贴之。

三色膏

治痈疖未成,拔毒、开胃、开胃。

蚌粉 黄丹 草乌

上和匀,水调涂,干即再上。

治诸疮疖已结未结

赤肿者。

大天南星一个,陈者,为细末,生面与南星等分,老姜自然汁调涂肿处,热肿者只以水调

归命膏

治发背归命膏。

野生吊菜子熟黑者取子,不拘多少,烂研取汁,以绢滤滓,入大银盂内,大火熬成稀膏,以细青竹枝子去叶五、七茎扎聚,不住手搅,候成稀面糊收之。用时不问阴阳二证,发背或赤不赤,有头无头,或痒或痛,皆可用之。如无头、一点差距也未有色,或热不热,一发从外渐渐传开;如贵,重于万金。

治风毒痈疖

车螯壳频蘸香醋炙,令赤色,碾为细末,温酒调下。

水调膏

一在即日南星 白矾

上二味平分,新汲水调涂,干即再上。

又方,大天南星 浓香柯树 赤小豆 皂角

上为末,新汲水调成膏,皮纸贴之,已结即破,未结即散。

治久年瘰

但未交配项者,皆可服。邹明父方。

鲫壳子五个,三寸大者,开去肠肚,不去鳞,大叶双眼龙不拘多少,填鱼腹内,以满为度,麻皮缠定,用炼熟黄泥裹了,晒八分干,用三、二斤炭火 过,鱼药同研比较细,用陈米饮和,丸绿

治子

镇江丁府判牧仲方。

水浇地螺并壳肉烧存性灰,破者干贴,未破者油调敷。

治瘰

王宣传教育名 传。

不蛀皂角子一百枚,用米醋一升, 砂二钱,同煮醋尽,炒令酥,看所生 子多寡,若生一酒煮,夜卧含化三粒,名破 丹。《博济方》用酒浸一日,文武火熬尽酒为度,每夜含化三粒

灸瘰法

以手仰置肩上,微举肘,取之肘骨尖上是穴,随所伤处,左即灸左,右即灸右,艾炷如小筋头许三壮即愈鬟病疮已破,传此法于本州岛一曹官,早灸晚上脓水已干,凡两灸遂无姜,后屡以治人皆验。

骆安之妻患四、四年,疮痂如螺蛳靥不退,虎时着灸,申后即落,所感颇深,凡三作三灸,遂除根本。

治瘰

昆山僧方。

不蛀皂角,不以多少,每四十条作一束,以棕榈裹之缚定,于溷缸内浸3月,抽出,却于长流水内再浸八月,死水不可能渲洗不可用,去棕榈,晒干,不得焙,捣罗为细末,皂角末一两,入麝香半钱,全蝎八个,研细拌匀,每服一、二钱,温酒或汤饮调下,然则一两即愈!

立应散

治瘰 久不愈者立应散,郑府朱保义传,渠亲得效。

连翘 甘草 黄芩 赤芍药 川当归 滑石 地胆

上件为细末,每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一大钱,浓煎木通汤调下,临睡服,次夜再一服。有孕不得服,或从来气阳虚亏者,亦不可服。大忌毒物。服药次日毒随小便下,其色如血。疮已破者,先用云母膏贴定,然后性格很顽强在辛苦困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药。

治癣方

雄黄 川乌

上二味为细末,先用竹刀子刮破,用醋调一丢丢敷之!

又方,朱提拔干部传。

旱莲草叶不以多少,候癣痒时,手抓破碎挪叶擦之,不可误食害人。

治疥痨等疮

吴希深左徒方,郑亨老传。

硫黄、白矾不以多少,肥皂倍之,羊蹄根又倍之,同捣为丸,浴时揩擦痒处,微痛甚妙。

白蔹散

治干燥湿润疮癣,延生或如钱成圈晕,久不效者。

天南星 蝎 大草乌 白矾

上件捣,罗为细末,先以手于癣处抓动,将药掺贴,每用药二钱许,入烧蟹壳灰一钱,合和大豆油,好粉贴疮。

治疥

倪尉方名震。

硫黄不以多少,火

上用熨寸熔成汁,以荆芥穗手碾碎投之,候干放冷,碾为细末,每用药以手抓破疮,擦药在上即愈,仍不作硫黄气。

治癣如神方

以杏仁七粒,去皮尖,自嚼令烂,于手心安少腻粉,带津吐出,急和腻粉擦之。

疥药

钱教头方。

硫黄 雄黄 地黄 剪草 蛇床子 白矾

优等分为细末,芝麻油一两,大叶双眼龙四个同煎,候大叶双眼龙焦,去不用,油冷旋调药擦。

治癣久不瘥者

甚验。

马蹄决明为细末,入少轻粉,拌匀,先以物擦癣令微破,以药敷之。

澧州王教师执中,少患疥凡十一年,遇冬则为疮,人教用羊蹄菜根、蛇床子根片切如钱,米泔浸三、二宿,漉出,入老姜、矾同研细,裹以生布,遇浴先擦洗长久,以水浇三、六次用,即除根,后数年再生,用前法亦愈!

治疮疥,风疹

亲曾得效。

红鸭白煮或燠,作常食,无时。《本草》此物性冷而能解金石毒故也。

治久远癣

癣药,此方治久远癣极验!

豆豉 斑蝥

上二味一处大火炒,候微烟生为度,捣为末。遇欲用此药,即抓破癣,上以蜜或砂糖水涂之,持久,干掺药末在上,三、七日必愈。

治癣

金山长老云,尝有人患八年,一旦得此方,两敷而愈。

斑蝥贰个,去头、翅、足,以铁札灯焰上烧,陈醋内淬,如此三、三回,就烧成存性铬红,研为细末,用大枣一枚,汤泡剥去皮核,与斑蝥末一处同研烂,先以手抓或生布擦动癣,然后搽上药,不可侵好肉,恐有剧毒。

治癣方

贯众 吴茱萸 官桂

上同为细末,先以手抓破,以药擦之,或用白醋调敷亦得,冯仲柔云亲曾用,只一、两敷而愈之,奇甚!

治疥

逸老庵中光相寺僧传鹿梨根 老姜 白矾 吴茱萸

上同于砂盆内入香醋烂研,以净器盛之,候白醭生方可用。遇浴时,以代皂角,可是一、两

治癣

此方甚妙。

羊蹄根同百药煎,一处捣烂,敷之即愈!

又方,林伯敬传。

以饭甑内热饭,搦成团子擦之,专治面上生者。

治癞头疮

白矾 杏仁 大风油

上一处溶成膏子,后入轻粉七十文,调敷之。

治一切恶疮

头上疮。魏监务。

平胃散入腻粉清油调敷之,甚妙。

治白癞头疮

叶元方云,以白炭不拘多少,烧令通红,先用盆盛百沸汤,以炽炭投之,却漉此灰汤候通手洗疮即愈。

治小儿头上热疮

四侄之子年叁冬天,满头脓疮成片,用此药两、三回,作痂而愈。

屋尘即乌龙尾也,以麻油脚研,令不粗大,敷之,呈痛不要紧。

治小儿头疮

孙盈仲云,屡见人用。

煮烂鸡子黄,炒令油出,以芝麻油腻粉调敷。

治一切漏疮恶疮

生肌宁心。

人牙不以多少,烧过,用轻粉、麝香少些和匀,湿则干掺,干则用生油调敷。

治漏疮

赵君猷抚干云屡放。

胭脂 血竭 轻粉 麝香

上碾为细末,干敷。

治胁下生漏疮

如牛眼之状,脓水不仅仅,葛邦美传。

先以盐一丢丢,安水牛耳内,然后取耳中垢,以敷疮上即瘥。如不用盐,即牛耳不痒,难取垢。

治漏疮子

以口含食盐加水洗疮口令净,次以盐小量,同新槲叶或旧槲叶一处烂嚼,贴疮口,如疮口未合,再依靠前法用神效,干燥湿润子皆可贴。

治漏疮

五味子 青黛 腊茶 麝香

上为细末,干掺或用生油调敷,入轻粉小量尤妙!

系瘤法

兼去鼠奶痔,集验方,真奇药也。

芫花根净洗,带湿,不得犯铁器,于木石器中捣取汁,用线一条浸半日或一宿,以线系瘤,经宿即落。如未落再换线,不过一次自落。后以龙骨并诃子末敷疮口即合。依照上法系鼠奶痔,累用得效。系瘤法《苏沈良方》亦有,用蜘蛛者,然费事,用花泡浓水浸线亦得。赵氏家娣尝用以系腰间一瘤,不半日即落,

治身上生赘肉

彭知录若讷云,以海藻为末敷,仍煎海藻酒,性格很顽强在山高水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之即去。

治软疖

建高脚杯,捣罗细末,油调敷之。

又方六兄传。

枳壳大者一枚,剜去穣,令空地上磨,令口平,以稠面糊搽四唇,沾在疖上,自破,脓溜出

治软疖

屡安再作者,文本客传。

桑螵蛸烧灰存性,麻油调敷。

又方,用雀抱卵壳烧存性灰,为末,入轻粉一丢丢,芝麻油调敷。此物难得,只以鸡子抱蜕壳,如上法用亦可。

敛疮口方

白芨 赤石脂 当归 龙骨

上为细末,干掺。

桃红散

生疮口灰白散。

龙骨 白矾 黄丹

上为末,每用单薄掺在疮口上,先用口含浆水洗净,揩干,用药贴之,以瘥为度。

冬青散

治驴马涎汗入疮冬青散。

以白东瓜皮青皮阴干,为细末,挑开疮口敷之,少顷即退。

治疔疮

六兄。

青棘子或叶或根,不以多少,烂研,以老陈醋脚调涂,肿立散。已去肉丁了,再敷,以瘥为度,仍研汁,服之尤妙。

又方,坌屎虫捣敷,安后不得食牛肉,本蜣蜋所忌。

灸便毒法

张德俊曾亲取效云,屡以灸外人,皆验!

以细草或软篾一茎,随所患左左边手,量中指,自手掌尽处横纹量起,通三节,至指尽处为则,不量指甲, 断,却将此草于花招横纹量起,引草向臂个中,草尽处正是穴,麦粒大艾炷灸三壮,肿散痛止,实时而安。

治生疮因入汤成毒

脓出或赤肿者,苏莹中传。

淡豆豉不以多少,手内碾为膏子,捏作饼敷贴之,以片帛裹定脓即止。未有头,以用白醋调涂。

治漆疮

以谷精草炖汤,放温洗立验。收稻了,田间生矮根株成丛,如小鼓捶儿者是。老姜亦得。

治疮药

五倍子、香柯树为末敷之。

治中寒,露水动手

疮痛不可忍,能杀人。以盐数合着疮上罨之,火炙,令热气透疮,又以热灰中,令蜡溶滴入疮口立愈。吴上卿法家婢因浣衣,手中国水力电力对外集团毒,白天和黑夜叫唤,

治疮方

白矾 虢丹飞 胶香 乳香

上同为末,用香油一些些,轻粉十文,同调敷之。

治恶疮十全膏

白蔹 白芨 黄柏 苦葫芦蒂 赤山豆 黄一丈红花

优越分为细末,以津于手心内调如膏药涂之,只一上。

治一切恶疮

遍用药不效者。

陈米饭紧作团,火 存性,麻油、腻粉调敷。苏韬光辛未年,耳上病碎疮,或痛或痒两月云,此证盖以痰饮之故,只用肥皂烧存性,生油腻粉调敷,用之尤佳。

治一切恶疮

医所不识者,神效方。赵大将军传,名百中字德全。

水银 甜根子 黄柏 黄连 松脂 腻粉 土蜂窠着 小粉

上为细末,干者冷水调敷,湿者干掺。

恶疮、瘰

张定叟士大夫传,专治恶疮,瘰 ,神效。

黄皮不以多少,以少儿小便浸,春秋25日,夏16日,冬11日,焙干为细末,穿山甲(学名:Manis pentadactyla卡塔尔国不以多少,火 存性,研细,土牛不以多少,新瓦砖干,研细,每黄皮末三钱,穿山甲末,土牛末各一字,轻粉半钱,同研极匀细,带下干掺,干疮芝麻油调涂之。

治冻疮

张仲安传名阜。

香树烧存性灰,研细,以鸡子清调敷,破者干掺神妙。

治恶疮及成套肿毒

瘾疹或痒或疼。

紫茄花 黄洛阳花花

上二味,各采来时,用竹夹子夹,不得犯手,约度相等,分享瓷瓶盛,密包,挂净室中,久

妙用膏

治恶疮妙用膏,治项上有瘿及漏疮。

真清芝麻油入古文钱三,七十文,久浸年深,每用以鹅毛扫伤处。

治暑伤肌肤疮烂

或因搔成疮,多是立春汗出,坐卧湿地,致肌肤多疮烂汁出。有一乳姥曰取干壁土,揉细末敷之,随手即瘥。

治久疮

用猪筒骨者,见小儿门中。

治恶疮

雄黄 白矾 黄丹 白蔹

优异分水调,鹅毛扫纸花贴,中留小窍,出毒瓦斯。

治胫股间生疮成片

拆裂者,六兄。

巴豆 麻油

上同煎大叶双眼龙焦黑为度,去大叶双眼龙不用,入白荆少些,轻粉四十文,搅匀如面油,擦疮上。

治髭疮

六兄。

用耳中垢塞敷之,立愈,神效。

治狐刺

土中饶瓷片,上色细白,向阳,日色所照者,不以多少,背阴者不可使,不用底足,揩去土,不须洗,以黄泥作一窝子,盛瓷片在内,复以黄泥固济成团,于灶内以木柴烧令通红,只或碾为细末,然后再入乳钵。熬研如粉,无声乃止,每用一耳 掺疮上即愈。凡狐刺,多因手足间被物签 损,因而成疮,痛不可忍,以至于堕指。依然有三种,雄狐刺只八个疮头,母狐刺三个疮头,逐旋发出,其疮头内黄水出不断,向日视之,疮头及四边若有丝纲其上,疮内亦如乱丝,伤心手不可近,如其间有刺者是也。用药时先以口含温盐汤洗疮,以软帛KT干,挑药在疮口内,水即干,而不痛,一贴即愈。如母狐刺,即以药敷第三回所发疮口,即安,其他疮不须贴也。铜陵李直学名敏求家传方云,兵火中得之于一过军,后尝施此药,所治已千百人矣。研时须用饶钵,若使石捶钵,即反被药研下石末,不可敷贴也!

治狐刺

驻马店人谓之水刺,越州人谓之水汉。

赵君猷云,取炉中炭灰,干罨在肿赤处上,以好老陈醋浇之,二物多用不妨,无力即易之,赤

治丁疮土鬼丹

华宫使传金头蜈蚣 海水绿 胆矾 乌鳢骨 麝香

上为细末,用针豚蘸油滴药在上,若疮不破,灸破用药。